电话

+123-456-7890

电邮

mail@domain.com

营业时间

Mon - Fri: 7AM - 7PM

“月儿。”温靳辰很刻意地保持自己说话的力气,“跟我说说你的过去,我想听。”

元月月一愣,随即应声,从自己小时候的记忆开始说起。

说她小的时候很笨,三岁了还只会写“1”,不知道怎么写“2”,后来李椿攒钱送她去幼儿园,她才学会。tqR1

说她小时候很胆小,两岁了才会开始被放开双手走路,所以很少摔跤。

说她和李椿的感情很好,两人虽然过得贫穷,却很幸福。

说母亲的死一直是她的心结,她总认为,让母亲活下来其实更好。

说着说着,她的声音渐渐放轻,感受着他均匀的呼吸声,她默默地掉眼泪,捂住自己的嘴,不让自己哭出声,不能吵醒他。

她当然知道他有多痛,也知道他忍得有多辛苦,这样一个强悍的男人,却被折磨得收敛了嚣张的霸气,那些铁棍落在他的身上,一下又一下,他的身体怎么经受得住?

她只恨自己没有能力将他救出去,还让他也跟着受伤了。

她只能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对他说着“对不起”,哪怕是自己能够代替他受伤,她都愿意。

她静静地躺在他身边,身子僵硬了也不敢动,她担心自己会吵醒他,然后,他又会受到疼痛的侵蚀。

让他这样睡着,至少不会感到痛苦,也能在短时间内让他好受一点儿。

花开芳菲纯净白纱极致迷人

如果厉少衍能快点儿来就好了!

他一定在路上了!

他一定就快到了!

过了没多久,门被打开,走进来两个手拿铁棍的男人。

元月月心下一惊,看了眼还在熟睡的温靳辰,她立即起身,冷道:“你们又要干什么!”

“我们接到命令,要将打他一顿的视频拍下来,发送给温远候看。”一名保镖冷声解释,“你离远点儿!”

听言,元月月的浑身颤抖了下,脸色“唰”的就变白了,不停地摇头,薄唇颤抖着上下掀动:“不行!他刚刚受了那么严重的伤,你们不能再打他!要打就打我吧!”

“打你?”另一名保镖唏嘘,“你以为你在温远候的心目中有多少地位?将打你的视频传给他,能够让他心软?”

“可……”元月月急了,“可是……你们刚才已经让他受那么重的伤了,要爷爷心软,那……那就照他现在的状态就可以了啊!没必要再打一次!你们会把他打死的!”

“让开!”其中一名保镖冲元月月吼道,摆出一副很凶残的模样,“否则,我们不止打他,还打你!”

听言,元月月往后缩了缩,却还是站在原地,不肯动。

她挺直了身躯,更加顽强地与两名保镖对视。

这时,温靳辰微微眯开眼,看着眼前的一切,也猜到要发生什么。

另一名保镖举起铁棍,故意吓唬元月月,凶狠道:“走不走开!”

“我不走开!”元月月很坚定,“你们就算是打死我,我也不走开!”

“月儿!”温靳辰冷声,“让开!”

元月月回头,见温靳辰醒了,她的眼里流窜着浓浓地担忧,再咬咬牙,继续看向那两个准备打人的保镖,冷道:“你们最好是打死我!然后,我变成厉鬼也会找你们算账!让你们全部都尝尝被打的滋味!”

“月儿!”温靳辰加大了语气,“听话,快让开!”

“我不让!”元月月吼道,“他们要再打你一次,还要录视频给爷爷看!我就不让!我知道,我斗不过他们,但是,我也不能就这样看着他们再打你一次!”

“滚开!”温靳辰咆哮着。

他想要起床,可是,却一点儿力气都没有。

元月月回眸看着温靳辰,担心道:“你别乱动!你相信我,我可以处理好。”

然后,再对两名保镖说:“求求你们!要让爷爷心软,就照一张他现在的照片过去就可以了!真的!”

两名保镖来回打量了元月月一圈,眼光同样是深邃又色眯眯的,才向她微微靠近一步,她身后的温靳辰就怒吼:“元月月!你快给我走开!”

他想要爬起来,一定要起来,将她拉开,不能让她就那样挡在那里。

可是,他后背的骨头仿佛碎裂了似的,根本就无法支撑住他的身体。

元月月吓得颤栗的弧度更大,两名保镖看她的眼光是什么意思,她当然懂。

不自觉地就往后退,她揪紧了自己的衣服,双腿都在颤抖,后背一阵凉飕飕的,那股凉意一直灌入她的身体里,无情地摧毁她每一处的温暖,留下的只有恐惧和不安。

耳边是两个男人的狂笑声还有温靳辰冲她咆哮的声音,眼眶涌出层层的湿润,打湿了她的脸。

心像是被碾碎一般的痛,可某个念头却忽然在她的脑海中闪现,还越来越清晰,带给她希望,同样,也带给她绝望。

泪水更加肆虐,因了那个念头,她整个人都仿佛被丢到了一个无尽的黑夜之中,暗中有什么东西在撕扯着她,叫嚣着要将她五马分尸。

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,胸口堆积的那股害怕的怨气越积越多,在体内扑散开去,浸透没一个细胞,将她整个人都变成了一个害怕体,想要将她的信念彻底摧毁。

因为……她想到的办法是……

她闭了闭眼,泪水透过眼缝溢出,仿佛要咳血般的难受。

她将那个念头丢得远远的,却又是飞奔过去将它捡回来,捧在手心里,小心翼翼地保管着。

她看清楚了那两个保镖对她身体的欲望,那么邪恶,那么不善。

论武力,她打不过他们,论智力,她智取不过他们,她唯一能有是,就是自己的身体。

如果,能用身体来和两名保镖交换,或许就可以拖延时间,等到厉少衍来救温靳辰。

可是,这样做的后果,她……她就……

拳头越拧越紧,她挺直了小身板,与心中的恐惧抗衡,抬手将眼泪一擦,冲着身前的两个保镖大声喊道:“如果你们可以放过他这一次,想对我怎么样都可以!”樱桃视频apk

标签: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