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

+123-456-7890

电邮

mail@domain.com

营业时间

Mon - Fri: 7AM - 7PM

  宁陶松手,看着柏小妍。

   “嗯?怎么了?”

   “我们在一起吧?我们刚见面的时候,我就告诉自己那个能陪我一辈子的人出现了,我知道我没有保护好你,不过,你喜欢我吗?”宁陶有些激动,来之前他没有想过这种事情,都是柏小妍准备的一切,才让他正视了自己的心。”

   柏小妍身心一震,柔弱的心脏瞬间化成了一滩清水,‘扑通’直跳的心脏,已经彻底出卖了自己的心。

   “小妍?”宁陶见柏小妍一直在发呆,心里很失望,后悔他刚才冲动说了那些话,他竟忘了考虑若是柏小妍并不这么想的话,那么他该怎么办。

   “宁陶,我喜欢你,我能和你在一起吗?”

   说到这,宁陶立马抱住柏小妍,静谧的空气似乎为了俩人而静止下来。

   一直候在凉亭外的小轩子和睿儿俩人,见到这番情景,都长大了嘴巴吃惊不已,他们俩人什么时候走到一起的,竟然竟然······

   “喂,我说你家主子怎么对我家小姐动手动脚的啊,什么情况啊?”睿儿急了,又不敢就这么莽撞过去打扰已经在吃饭的俩人,只好拿宁陶身边的小轩子是问。

   小轩子自然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,他也是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,反应都还没反应过来。

   “睿儿你怎么说话呢,明明是你家小姐把我家主子叫来的,这不明摆着的投怀送抱吗?”

   “哎我说你这人会不会说话呀,这么能是投怀送抱啊,分明就是宁陶心怀不轨!”睿儿更是个不容许任何人说自家小姐不好的主儿。

   雪中和你一起度过的日子

   “你就会说话了?知不知道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下人,你······”

   还未等小轩子说完,宁陶和柏小妍俩人牵着手便出现在了小轩子和睿儿面前,二人方才吵得热火朝天谁也不让谁,见自家主子都来了,当即便停了下来。

   “小姐。”

   “主子。”

   柏小妍心情似乎很不错,全然没有在意两个下人的话,看了眼宁陶之后,松开手依依不舍的带着睿儿回了房间。

   宁陶看着柏小妍走进房间后,才转身对着小轩子说道:“以后不许和睿儿姑娘吵架了听到没有。”

   几乎是不容商量的语气,让小轩子心里很不服气,那个睿儿都这么说宁陶了,想来他也听到了,他不生气也就算了怎么还护着她呢?

   哼,想来是因为睿儿是柏小妍的丫鬟,护柏小妍的同时也捎带着下人。不过话说回来,他家主子是怎么和柏小妍好了的。

   “主子,您和柏小姐她?”

   “有些事知道就好,不要说出来。”

   宁陶说完,脸上带着笑意走掉,小轩子心里暗了暗,想来宁陶是真的和柏小妍好了,这幅模样他陪了宁陶多少年,也都从未见过。不禁在心中感叹爱情的力量,可真是伟大。

   “哎主子,你等等小轩子啊,小轩子还有好多话要问你呢,哎!”小轩子追着宁陶的脚步而去。

   睿儿殷勤的将一杯水递给了看起来喜气的柏小妍,问道:“小姐,刚刚你在凉亭都和宁公子他做什么了?”

   柏小妍想到睿儿这个死丫头一定会问,但没想到这个丫头问的如此明目张胆,一时间还真有些语塞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才好。

   “这个这个,就是吃吃饭聊聊天,你也知道我的目的就只是单纯的想感谢一下宁公子。”

   睿儿当然不会相信柏小妍的鬼话连篇,她可是亲眼见到宁陶搂着柏小妍,说着甜言蜜语。怎么,还想瞒着她不让她知道啊?

   “小姐,你这可对睿儿不厚道了,睿儿好歹也算是你半个娘家人,有什么事情是睿儿不能知道的。”睿儿故作失望在柏小妍面前坐了下来,说完还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   “你看到了?”柏小妍想了想,她让睿儿在凉亭外等着她,见小轩子也没有跟着宁陶进来,走的时候还见这俩人在外面吵的脸红脖子粗,想来就是这俩人一定事出有因。

   “小姐想什么呢,睿儿可没看到你跟宁公子俩都做了些什么越轨的事儿。”睿儿撅着嘴巴。

   柏小妍差点没将口中的水喷出来,这丫头说这句话还好是当着她的面说出来,若是敢在明王府说这种话,可是要掉脑袋的。

   只是这个死丫头,明明是看到了,偏生还一副死鸭子嘴硬死不承认。

   “好了好了,我和宁公子确实是情投意合,如你所见,我们在一起了。”柏小妍说着,嘴里哼着小曲儿,躺在床榻上。

   睿儿是个爱八卦的人,紧跟着柏小妍,蹲在床榻下,突然一脸担忧的说道:“小姐你可别忘了,你现在可是有婚约的人,宫里面还有位未婚夫呢······”

   睿儿不说此事儿还好,一说此时柏小妍便想到了那个未曾谋面的太子殿下,心情就有些烦闷,况且她都出来这么多天了,也没有从宫里流传出任何消息,她的老爹明王更没有派人来找他这个宝贝女儿,就好像这场婚姻根本不存在一样。

   柏小妍有些心烦意乱的翻过身,说道:“别说了,我要睡觉了!”

   “好吧。”睿儿了解柏小妍,只好将一肚子的好奇忍了下去,明天再问也不迟。

   宁陶回到房间没多久,便被宇文池派来的下人给请了过去,夜已经深了,既然宇文池这么个时间请他过去,想必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。

   “宁公子,出事儿了出事儿了!”宇文池一见到宁陶的身影,急忙从椅子上起身,亲自到门口迎接。

   “什么事儿?”

   宇文池将宁陶迎了进来,朝身后一招手,几个衙役抬着担架走到俩人面前,宇文池示意宁陶,走过去直接将担架上蒙着的白布掀开。

   宁陶凑近一瞧,一个面无血色,身穿官服浑身是血的衙役,死挺挺的躺在担架上,全然没了呼吸。

   “这是?”

   宁陶掩鼻往旁边靠了靠,刚死不久的人虽然尸身还算是鲜活,但是浑身散发的味道却实在是让人闻不得。

   宇文池身为官府的人,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宇文池的真实身份,至始至终宇文池都对宁陶这个颇有才华的十分赏识,客客气气的将宁陶请在了上座。

   “宁公子可能不知,这次人口贩卖案实则其中大有文章,我只是猜测,人口贩卖团伙已经作案了很长时间,只是最近才被查出有人口失踪,记载的也是很少,而且这个团伙背后还有个大靠山,只是目前我们却无法得知这个靠山是谁。”

   宁陶听此,虽然他早有猜测,但没想到这个团伙作案了很长时间,还有各种原因竟然还有靠山在,这两点倒着实让他吃惊不小。

   “那如今官府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儿呢?”

   宇文池虽然很高兴这次能接住宁陶的想出来的计划,将这个一直以来都让他和官府头疼的一个案子,渐渐查出了一点眉目,心里自然高兴的很。但是他也知道现在高兴只是为时过早,随着案子越挖越深,牵扯进来的人越来越多,甚至都不敢想象最后能发展成什么样子。

   “明王听说这件事儿之后十分重视,派来的钦差大臣陈武雄应该就会到宁城,到时候我们有明王的支持,和陈武雄这等实力之人帮助,这个案子看来就要水落石出了。”宇文池说道高兴之处,笑着看了眼一直站在一旁洗耳恭听的任嘉宁。

   宁陶心想他从小打大一直都在宫里,也只听说过培养了一批出色的人物赐名圣听部,只就是没听说过有陈武雄这么个人,既然是明王安排来的,自然就错不了,希望这个陈武雄不会让他失望。

   “既然如此,那宁陶十分希望这个天理不容的案子早点侦破,还无辜百姓一个公道。”

   宇文池笑着说道:“自然自然,不过还不能高兴过早,只不知道那个背后人物究竟是谁,竟然能让这帮人贩子为虎作伥这么长时间。”

   “宇文大人也不必如此劳心,这种不择手段之人固然可恶,我们只要尽我们所能将他们绳之以法,就足以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了。”

   宁陶一面安慰着宇文池,心里又何尝不同宇文池一般,对这些人口贩子痛心疾首,宁城不过多大点儿地儿,竟然出现这么歹毒之人,着实让人惊讶。

   “近几日还是劳烦宁公子了,若不是宁公子,事情恐怕还处在原地,近几日宁公子就在此好生住着,明天钦差大人就来此地办案,我希望宁公子依然协助我们彻底将这伙儿可恶的团伙歼灭。”

   宁陶当然欣慰的答应了下来,反正他对这宁城人生地不熟的,柏小妍也是如此,宇文府既然是官府的地儿,自然比别处更加安全。

   “宇文大人放心,我定会好好协助你们破了这个案子,还百姓一个合理的公道。”

   宇文池拍手叫好,“宁公子果然是个爽快之人,老身欢喜!”黄色app免费看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