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

+123-456-7890

电邮

mail@domain.com

营业时间

Mon - Fri: 7AM - 7PM

洋洋满眼立刻被香喷喷的食物吸引住了,“哇哦,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呢……”他压根儿没空搭理云不凡,典型的见食忘友。

“北冥司程。”回应云不凡的是程程。

“北冥?你姓北冥?”云不凡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,笑得一脸浮夸,“哈哈哈,你该不会是北冥墨的儿子吧?”

程程白了云不凡一眼,一副‘你很白.痴’的表情。

洋洋拿起筷子,大快朵颐起来,吃得浑然忘我。

云不凡看了看两兄弟,“啧啧,你们俩不说话的样子,真是太像了……难怪刚刚连我都分不出来……不过,现在分出来了,一个是小吃货、一个是挑剔鬼。”

“你才小吃货。”

“你才挑剔鬼。”

兄弟俩异口同声呛道,齐刷刷扔给云不凡一个白眼。

3.6.4,这毛孩子本身就是一个笑话

“哈哈哈!你们实在太可爱了!”云不凡仿佛生平第一次接触到这么有趣的双胞胎,像是看稀有动物那般,来来回回打量这两兄弟,“等等!你们居然一个叫顾洋洋,一个叫北冥司程……”

云不凡突然意识到什么不对劲儿了:“洋洋,你不是说你.爸逼你.妈堕胎,你.妈偷偷生下你的吗?可为什么他姓北冥?啊?”

草莓乖乖女湖边夕阳下美拍

洋洋小身子瑟缩了一下,一手还抓着一只澳洲龙虾在啃,咕哝地卖了个萌笑,口齿不清的说道,“唔……嘿嘿……介个你问他……”

轻轻松松将问题扔给了程程。

程程无奈的翻个白眼,看了看云不凡,替洋洋解释道,“洋洋确实是妈妈偷偷生下来的,如果你是洋洋的好哥们儿,就别出.卖他。而我,姓北冥,是北冥墨的儿子。”

“啊……”云不凡深吸口气,“你的意思是,你们的妈妈生了你们兄弟俩,一个跟了北冥墨,另一个你.妈妈自己留着了?”

程程耸耸肩,不置可否。

云不凡正想细问来着,忽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,打断了他。

眉心一拧,他接起电话,“喂,妈……”

云不凡握着电话说了一会儿,然后挂断电话,回头看一眼兄弟俩,匆忙说道,“抱歉了,小哥儿俩,不凡叔的老爸突然病倒了,我得马上赶回去看看他。”

“嗯嗯。”洋洋敷衍的点点头,吃得正欢。

程程默然。

“你们好好照顾自己,在家乖乖等你们妈妈回来哦!”

云不凡笑着挥别了这可爱的两小兄弟,暗暗叹息,忽然羡慕起北冥墨来,得此一双宝贝,夫复何求呢……

*

待云不凡走后,屋子里恢复了平静。

洋洋鼓着腮帮子儿,吃得满嘴油油的,活像只小花猫,可爱极了。

程程则默默放下碗筷,瞥了脏兮兮的洋洋一眼,心情又再凝重起来。

好半晌,程程开口道:“爸爸要我出国。”

“啊?”洋洋愣了愣,大脑缺血的他一时没反应过来,因为血液此刻正在供胃部消耗食物。

“嗯,洋洋,我出国以后,你要好好照顾妈妈了……”程程自顾自的说着,这些日子以来,因为爸爸要他出国一事,而情绪低落。

“等等!”洋洋吞咽了一下食物,咕噜着眼睛,问道,“出国?你要去哪里呀?”

程程摇摇头,“目前爸爸还没定下来,也许去澳洲,也许去别的地方……”

“澳洲?”洋洋看了一眼手中的澳洲龙虾残壳,“哇哦,你去了岂不是天天都可以吃澳洲龙虾?”

“顾洋洋!”程程翻了个白眼,“我出国了,就没人陪你玩了!难道你不会舍不得?”

“不会呀,你本来就没陪我玩!你顶多是看我玩!”洋洋说得一脸无辜。

程程差点内出.血,扫了一眼洋洋,“可以后没人替你考试了,你不担心吗?”

“担心……”这个问题还真是难倒洋洋了,他捣鼓捣鼓脑袋儿,抛出惊人一句,“要不我替你出国好了,你替我考试。哎呀喂,那样我就可以吃好多好多澳洲龙虾了呢……”

“……”→_→!程程无奈。

为什么悲伤的事情到了洋洋这里,都变成了一出笑话?

最后程程终于又得出一个结论,洋洋这毛孩子本身就是一个笑话!

365,污app软件让北冥二表情丰富的报告

北冥氏大楼,总裁办公室。

北冥墨优雅地坐在沙发里,手指一页一页翻查着刑火送来的调查报告。

这是一份关于顾欢的报告——

从顾欢八岁跟着于芬进入顾家,再到求学的经历,她在哪个学校呆过,获得过什么样的荣誉,都有详细的列述。

然而,“她八岁之前的记录呢?为什么没有?”北冥墨挑眉问道。

刑火谦卑的站在一旁,应声道,“主子,顾小姐八岁才跟着顾家上了户口,八岁之前任何信息都查不到,出现这种情况,只能说明顾小姐八岁之前要么是黑市户口,要么,顾小姐根本不姓顾。”

“不姓顾?”

北冥墨忽然想起她昨夜在【爱情旅馆】里,泪眼斑驳的喃着:【我以为她是我母亲……可原来不是……不是啊……】

难不成,她并不姓顾,也并不是于芬的女儿,所以昨晚她才会那么伤心的要他取消顾氏在‘映’工程的资格?

北冥墨眉心拧得越来越深,手指继续往下翻页——

在看到她十五岁那年认识北冥亦枫时,北冥墨的指尖竟然有些微怵。

“十五岁……”他喃喃自语着,眉头死死纠结,撅嘴,“那是女孩子花样儿的年纪吧?应该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的!搞什么早恋,真是……”

主子的碎碎念,听在刑火耳朵里,还真是吓得不轻。主子这副模样,像极了严管女儿的老爸。

然而,北冥墨看到报告上又继续写着,这段恋情最终被顾安琪横刀夺爱——

他纠结的眉心忽然松开,眼眸划过一抹笑意,低笑,“夺得好!”

幸亏顾安琪当年夺走北冥亦枫,要不然,北冥墨光想着她跟着北冥亦枫一起喊他二叔的画面都觉得毛骨发冷!

刑火嘴角抽.搐了一下,看着主子时而愁时而笑的脸庞,不禁暗暗瞪大眼睛,从几何时看过主子这么丰富的表情了?主子果然抽了……

北冥墨又继续翻页——

直至她十八岁那年,顾胜添入狱、于芬病重,顾欢跟着就辍学带于芬去了美国……

在美国五年,于芬接受了密集治疗,顾欢一直未找工作,安心照顾母亲。

五年后,于芬病愈,和顾欢一起回国。

看到这里,北冥墨眉心不禁拧紧,“在美国照顾于芬五年却不用工作,她哪来的钱替于芬治病?”

他直觉她在美国的那五年里,有蹊跷。

“主子,顾小姐在美国五年究竟发生过一些什么事,目前还在调查中。”刑火回道,“可是那五年,她的收入来源一直是个谜,很难查到,好像被隐藏得很深……”

他们不知道,五年前顾欢为北冥家代.孕的五百万收入,北冥家为防止信息泄露,所以做得相当保密,北冥墨如果要调查,那岂不是自家调查自家?

北冥墨揉了揉太阳穴,才发现,这个女人的经历看起来并不像外表那么单纯。

正在此时,刑火手机铃声大作——

“喂……”刑火握着电话听了一会儿,脸色立刻严峻起来,“……涉嫌谋杀?”

366,心有千千结(1)

刑火黑着脸,挂断电话,深看了北冥墨一眼,“主子,刚刚送调查报告的人说,在进一步调查顾家的时候,才发现顾太阮素萍昨晚横死,而凶手——竟然是顾欢!”

北冥墨俊容一凛,深戾的眸光微微眯起,几乎是想也不想的斥道,“不可能!以她的胆子,戳死我倒有可能,戳死别人太荒谬!”

刑火一愣,主子这逻辑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。

像主子这么位高权重的强势男子,敢戳死主子的人才是胆大包天吧?

北冥墨瞥了刑火一眼,挑挑眉,“说了你也不懂!”

那是因为他一直在纵容她,别人却不是。

“是。主子,现在顾小姐已经被城北公安局的警察带走了,说是涉嫌谋杀,已经在看守所关押起来了。”

“这件事,你怎么看?”北冥墨眸光拂过一丝阴沉。

刑火想了想,回答,“顾小姐八成是被陷害的吧,可是,为什么偏偏是阮素萍死了?”

北冥墨扫了一眼手上的报告,眼露精光,“顾家,除了阮素萍之外,谁最渴望做顾太太?”

“于芬?”刑火一惊,“阮素萍死了,最大受益人就是于芬!所以于芬最有杀人的动机!”

北冥墨抿了抿唇,“马上找人去搜集顾家的犯罪证据!尤其是于芬,查一下她具体什么来历!”

“是,主子。”

北冥墨手指阖上报告,眉心微蹙了一下,挺拔的身子站了起来。

拎起名贵的西装外套,一边穿一边走出办公室……

标签:

推荐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