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

+123-456-7890

电邮

mail@domain.com

营业时间

Mon - Fri: 7AM - 7PM

但是,这一切,邢云烈都不能告诉元月月。

温家接下来要经历的一切有多残酷,他能猜到,元月月留下来,对她不好,对温靳辰,也不见得好。

而用这种方式,让元月月将那份爱转化成恨,即便有朝一日,她知道温靳辰去世的消息,应该也不会太过悲伤,甚至,还会有些得意吧!

“这张卡里有一百万,你留着吧,以后生养孩子需要用钱。”邢云烈递上一张银行卡,“你不希望我知道你去哪儿,我就不问,但这钱,你必须收下。”

见元月月并没有要接的意思,邢云烈继续说:“这段时间,我也亏欠你不少。钱拿着吧!对你来说,这笔钱可以救你的命,对我来说,它不过就是个数字而已。”

说着,邢云烈再看向窗外,语气淡淡地说:“你明天早上就走吗?元月月,其实你骨子里是个很坚强的人。我佩服你,也欣赏你。”

一个大男人说这些,他难免觉得尴尬。

但是,这些话,就是他想对她说的。

她是个很神奇的女人,神奇到,只要稍微有点儿良心的人,都舍不得伤害她。tqR1

见邢云烈摆出一副这么别扭的表情,元月月的唇角向上耸了耸,看着那张银行卡,终究决定接过来。

“以后有机会,我一定还你。”元月月轻声,“这笔钱,我确实很需要。”

邢云烈这才看向元月月,“我还以为你会拒绝。”语气里难免是奇异。

向阳处的她

元月月低眸,她身上没有钱,自己又即将要去一个崭新的地方,需要花钱。

她苦点儿无所谓,但是,孩子怎么办呢?

她想要给孩子一个很美好的未来,至少,要让孩子过一个不算贫穷的人生。

她没办法跟钱较劲,虽然觉得有点儿丢脸,还是得收下这种银行卡。

只是,她恐怕,其实没办法还钱给邢云烈。

“我可以拿骨髓和你换。”元月月以为自己想了一个好办法,“我知道,你想救叶芷瑜,这一百万,就算是我救她,你给的酬劳吧?”

听言,邢云烈的眸光一动,对元月月更是怜惜。

“是骗你的。”他叹息着出声,“我前几天才知道,你的骨髓和叶芷瑜的骨髓其实配型不成功,是叶芷瑜买通了医生,故意骗你的。”

元月月一愣,没想到,这种事情,叶芷瑜也会拿来做假。

随即,她只是淡淡一笑,并没有多做纠结。

无论A市的事情要怎样发展,她都无能为力。

唯一和她有关系的,都只是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。

等明天天一亮,她就会离开这儿,彻底的,远离这儿。

“我……还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?”元月月小声发问。

邢云烈挑眉,示意元月月先说。

“如果可以救我姐姐,求你救救她,她被温良夜抓着,肯定过得生不如死,我没办法再为她做什么,如果你方便,能不能……给她点儿照顾?”元月月恳求着。

她没有别的人可以找,眼下,唯一在她逆境伸出援手帮助她的,她也能够依赖的,就只有邢云烈了。

邢云烈在心里叹息了声,元月月留在A市的遗憾,就只有元思雅了吧!

“我答应你。”邢云烈点头,“只要有机会救她,我一定会救,然后,安置好她。”

元月月哽咽着道谢,如果有来生,她一定会好好报答邢云烈,但这辈子,估计是很难了。

……

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,A市几乎每天都会有爆炸性的新闻传出来。

自从元月月离开温靳辰的世界之后,他成天都在泡在公司,主动向温耀文和温良夜发起进攻,做起事来,从来是不要命的心狠。

温氏集团几乎天天都有人事变动,各种大动作层出不穷,元嘉实这么多年杀人的勾当也都被爆了出来,送进监狱执行死刑。

而温靳辰则像是变了个人似的,做事快、准、狠,绝对不拖泥带水,让温耀文和温良夜无不忌惮。

可温靳辰却并不满足于这样的胜利,他失去了所有的亲人,甚至是让元月月失去孩子,为了还她一份安全,他狠心地将她赶走。

他孑然一身,想要的,是让温耀文和温良夜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!

温靳辰的念头很明确,也朝着这个目标在发展,谁也不能劝动他。

这天,A市一家制药厂忽然被炸毁,温耀文也被在现场不远处找到,身上受了多处重伤。

警察和法医们赶去,却惊讶的发现,爆炸现场没有一具尸体,甚至连骨架都没有留下,制药厂的员工和制药师,仿佛都蒸发了似的,但现场却是血肉模糊。

有警察说,这个现场虽然爆炸过,但和温远候去世的那个现场很相似,没有骨肉,只有鲜血……

很快就到了温良夜和元思雅大婚的日子,元思雅被逼着穿上婚纱,站在温良夜身边,趁着他兴高采烈去招待宾客的时候,她找到了机会,偷偷地溜走。

新娘不见了,日本a级电影温良夜自然是到处寻找,却被温靳辰带来的人包抄,整个婚礼现场的人迅速被清走,只剩下温靳辰还有温耀文和温良夜三个人。

温耀文在爆炸的医药厂受了重伤,如今还坐在轮椅上,三个人对视的时候,很明显是冷戾而又压迫的气场。

四周布满了炸弹,温靳辰没有任何犹豫,他要将整个婚礼现场都引爆,他要以自己为诱饵,和温耀文还有温良夜一块儿死在这儿。

其余的报仇方式他都懒得想,就这样,快、准、狠,最好。

“温靳辰,你这个疯子!”温耀文的语气里充满了恨意,“你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吗?”

“我早就说过不该惹怒他!”温良夜揪紧拳头,“你偏偏不听,要杀了爷爷!”

“你们还有什么?”温靳辰的语气不冷不热,“制药厂已经被我销毁了,知道内情的都死了,只剩下我们三个,很快,也就要跟他们一块儿去了。”

“辰,你别激动,有什么事我们都可以好好谈。”温耀文试图拖延时间。

他们都没有想到,温靳辰会连命都不要了。

他们原本还以为,只要有温靳辰在的地方,他们只需要将保镖带充足,却没有想到,温靳辰已经豁出命了。

温靳辰的唇角勾起一抹淡淡地笑弧,透着绝然,透着冷戾,看了眼手中的引爆器,轻轻按了一个按钮,闭上眼,听见温耀文和温良夜凄厉的惨叫,他的身子向前一倾,仿佛看见了元月月正向他走来,心情在这一刻,豁然放松了……

标签:

推荐文章